广西快三官方开奖 玄幻魔法 审计师情欲物语 【审计师情欲物语】(07-08)

广西快三猜测: 【审计师情欲物语】(07-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广西快三官方开奖 www.lhfq.net 小说:审计师情欲物语|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审计师情欲物语–七–新王不朽?我的天使们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摘自朱自清的《匆匆》匆匆中,我进公司已经六年有余,在审计经理的位子上已做满两年。正在此时,杨博士的公司在雄鹰国的新约克证交所上市成功。最终结算时,我们公司净赚了2多万。普天同庆,皆大欢喜。

    某天,john打电话让我到他办公室来。寒暄几句后,我们两人就面对面坐下。

    “伊凡,这一阵你辛苦了?!眏ohn开口了,“杨氏集团的上市项目你做得很好?!?br />
    “john你过奖了。辛苦本来就是我分内之事。这次杨氏集团成功上市,一靠你和will领导有方,二靠项目组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蔽页峡业赜φ庵治蚀鹁拖窬墒贝木甲喽砸谎?,都是有套路的:“此番大捷,上托圣上洪福齐天,下赖三军将士阵前用命。微臣何功之有?”

    “呵呵”john似乎对我的答还算满意,“今天有个好消息告诉你。过两天你就是审计高级经理了。你又跳级了?!?br />
    说实话,虽然我之前有预感今天会有好事,但在当听到预感变成现实的那一刻,心情还是很激动的。

    看我要道谢,john摆摆手,继续说道:“另外,我在前天的伙人会议上还做了一个提议,并且已获通过重组沪城分公司的审计业务部门。你知道,沪城分公司现有三个审计部。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展和员工数量的不断增加,三个审计部在行政组织上就不够灵活高效。所以我提议将员工人数过多的审计一部和二部分别拆成两个部门,分立出审计四部和审计五部。审计四部的部门经理由刚从帝都分公司调来的凯文担任他现在是我们自己人了。审计五部的部门经理嘛,就是你了,伊凡?!?br />
    他话音刚落,我的脸立刻涨得血红,“太好了!”我在心中狂呼和一般的高级经理不同,部门经理有我梦寐以求的人事权。

    “john,感谢你长期以来对我的大力提拔。知遇之恩,我没齿难忘?!?br />
    我连忙说道。

    我觉得john的这招业务部门重组很是高明。我们公司在华夏国的审计业务分成两大派系,我所在的一派以john为领导,另一派的领导是帝都分公司的charles。原本沪城分公司的三个审计部中,只有审计三部的部门经理will是john的人,审计一部和二部的部门经理都是charles的手下。所以长期以来,在对于沪城分公司审计业务的很多重大事项进行表决时,我们一派常以:2败北。重组以后,五个审计部中有三个部门经理是自己人一举将我们派系此前在表决中的劣势扭转为3:2的优势。不过有一点值得我注意,凯文那个当初与我一同组队打沙滩排球的帅哥,那个狐狸般的男子本来是charles的门徒,怎么突然投靠到john麾下,而且一来就被委以重任?我需要更多的信息……部门重组和我跳级晋升新部门经理的通知一下达,我的新邮件提示就开始跳个不停,祝贺的邮件如雪片般飞来有的来自我下属,也有的来自兄业务部门我在杨氏集团上市项目中动提议让税务、交易服务、企业风险管理这几个部门共同参与,让他们尝到不少甜头,也为自己争取到了不少人缘。当晚,我在“致真”定了个包间,请自己的“嫡系部队”吃饭一个经理,四个助理经理和四个小朋友。席间大家情绪很高,纷纷向我敬酒,我自然来者不拒一个人想在职场上成功,不仅要和领导们处好关系,也要逐渐培养出忠于自己的团队,并且带着他们一同进步。刚刚晋升的新审计经理的杰森从前在will手下做助理经理时很不得志,有一次捅了娄子差点被开除。我看好杰森的资质,不仅让他将功补过,这次我还借着跳级的机会把他招致我的麾下,简拔他晋升审计经理。

    杰森对我很是感激,特地向我举杯大声说:“伊凡,恭喜你!theoldkingisdead。longlivetheking!”(先王已去,新王不朽?。發onglivetheking!”其他人也仿佛受到了杰森的鼓舞,同声向我祝贺……我一口气喝光杯中的酒,悄声在心里对自己说:伊凡,新王不朽!

    更让我高兴的是,若梦提前结束在雄鹰国分公司的海外任职,到沪城分公司担任税务部高级经理她也再次跳级了!我大喜过望。

    若梦来以后,我们去酒店幽会的机会自然也频繁了许多。不过在公开场,我还是和苏菲一起活动。有时候我也会带着苏菲一块儿去找若梦吃吃喝喝若梦早就知道苏菲是我的交女伴,而苏菲早在对我做背景调查时也知道若梦是我秘密的女友三个人一起在公共场出现不会引起别人注意。让我觉得意外的是,若梦和苏菲仿佛一见如故,两个人相处地很好,很快就以姐妹相称苏菲比若梦小两岁,叫她“若梦姐”。毕竟都是女生,俩人周末经常一起出去逛街。

    每次我们三个碰头,看着两个美女叽叽喳喳聊得火热,我真想她俩能永远陪在我身边呵呵,想什么呢?怎么可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啊。我不禁感慨……晋升高级经理后,我日常工作的重心逐步从技术转向市场技术上的事情我委任杰森负责,他搞不定的话再告诉我;我则专注于客户和市场的开发,和苏菲整天出没于各种交场。我像猎狗一样,四处嗅着商业机遇的气味。有天我和苏菲参加完一场午餐会出来,并肩走在路上。我就说起自己对凯文这个人物的担忧。

    “好,我帮你查一查凯文。我也不喜欢背叛者……哎哟”苏菲突然向我身上一倒,我连忙一把扶住她。隔着西装和衬衫,我的手臂仍然能感觉到她胸前的丰挺。原来她的鞋跟卡在下水井盖的缝隙,断了。

    “你没扭到脚吧?”我连忙问。

    “还好,脚没事儿。哎呀,这怎么办,再有一个小时还有另外一场活动呢?”

    苏菲有些着急。

    我扶着她四处张望一下,灵机一动,开口了:“走,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店,我们去买鞋。时间来得及。我们慢慢走?!?br />
    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苏菲也就由着我了。

    五分钟后,我俩就来到了店门口,“菲拉格慕”我最喜欢的皮具品牌,尤以鞋子出名,设计典雅、做工精良、价格不菲。品牌的创始人更被称为“梦之鞋匠”。

    “???『菲拉格慕』?太贵了……我们再走走,前面不远处有其他牌子买?!?br />
    苏菲忙说。

    “不用再走了,就『菲拉格慕』。我买给你,当是礼物?!蔽宜档?,看她要推辞,我继续说:“我们在一起搭档已经两年多了,你工作出色,我非常满意。

    这双鞋就算是我对你的感谢吧。放心,对现在的我来说,一双鞋子不算什么?!?br />
    不由分说地,我扶着苏菲来到店里。

    很快苏菲就选好了鞋。我一看就直皱眉头很明显,她不想让我破费。

    “呵呵,这双不行,配不上我『女朋友』?!蔽倚ψ藕偷暝毙〗闼?,然后头和苏菲说:“既然是我买给你做礼物,还是我选吧。时间紧迫,你就别争了?!?br />
    “小姐,麻烦拿这双哑光皮面的经典款,高跟和中跟、黑色和咖啡色两种颜色各一双,总共4双,37码,谢谢?!蔽曳愿赖?。

    “你怎么知道我穿37码?”苏菲不解。

    “哦,那天你、我和若梦一块儿吃饭,你们姐妹两个不是发现有好几个共同点嘛。其中之一就是都穿37码的鞋子?!蔽倚ψ潘?。

    “哈哈,你一个大男人还偷听我们小女人说话,不害臊?!彼辗埔残?。

    店员小姐刚把鞋拿过来,店里的客人突然又来了三个客人,在左顾右盼地等人招呼。

    “你去忙吧,我帮她试鞋就行了?!蔽宜?,店员小姐连声道谢。

    我拉了拉西裤的膝盖处就跪坐在地毯上小时候爷爷叫我读书写字时都要求我跪坐,这个姿势我很习惯“来,脚给我?!蔽蚁饶闷鹨恢豢Х壬男?,抬头看着苏菲。

    “啊……不了不了,我自己来吧?!彼辗菩×惩蝗煌ê?。

    “别客气了,我试,你看,这样最快?!蔽业姑痪醯檬裁?,“我帮若梦买鞋也是这样?!?br />
    苏菲拗不过,也就不说话了。当我用右手托住她伸过来的脚时,我突然明白她刚才为什么脸红了对于女孩子来说,自己的脚被一个不相干的男人拿在手里还是挺不好意思的,况且又是如此美足如稚嫩春笋般的玉足在浅灰色的丝袜的包裹下看起来有些不安,涂着深色甲油的小巧足趾仿佛不好意思似的略微卷曲,若有似无的温热从我掌心传来。如雷击般,我想起和苏菲初遇的那个夏夜,在那个会所的那个房间里,就是这双美足让我的欲望不受控制地尽情喷射心念至此,我的西裤前顿时鼓起一个大包,偏偏跪坐的姿势让这个大包更加明显。

    我赶紧弯下腰去掩饰,左手轻轻顺势把鞋子穿在苏菲脚上……试来试去,四双鞋穿在苏菲脚上都很好看,各有风情,她也拿不定意。

    我想了下,说道:“这次就买这双黑色中跟的吧。颜色经典、样式搭,你平时穿着也舒服。你看行吗?”

    “嗯,听你的?!彼辗频男×呈贾蘸旌斓?。

    “我们就要这双。穿着走就行了?!蔽叶缘暝毙〗闼?,“对了,你有创可贴吧。给我两片?!被Τ锹襞牡昀镉胁簧俣急赣写纯商列拥暮蟾惺焙虼┢鹄茨ソ?,贴个创可贴就好了?!胺评衲健钡男幼匀徊换崮ソ?,不过刚才帮苏菲试鞋时,我不经意摸到她的脚跟好像被之前的高跟磨破了。

    “小姐,你男朋友对你真好。这么体贴,真让人羡慕?!彼孀偶盖Э榈慕说暝毙〗愕淖煲蔡鹆似鹄?。

    “嗯,她一直都对我很好?!彼辗凭谷淮罨?,脸上的红云还没褪去我有些诧异,对于此种恭维,她历来是笑笑了事的,今天是怎么了?但也没多想,两个人赶紧往下一个活动现场赶去。我和苏菲搭档时间一长,就时常有人追问什么时候能吃到我俩的喜酒。对于这种常规性的问题,她平时都应对自如。但她今天好像有点呆呆的,脸上竟然有一丝落寞。我顾不了那么多,连忙替她圆场。此后一连几次活动苏菲都不在状态,但我也没多问。

    有天我抱着若梦泡在酒店宽大的双人浴缸里,享受欢爱后的一刻宁静。若梦突然幽幽地对我说:“伊凡,我觉得……苏菲……她喜欢你。苏菲是个好女孩儿,如果……如果你俩……你俩『好』的话,我不介意。真的?!?br />
    “哈哈,怎么会呢?我和苏菲是搭档嘛?!蔽液敛辉谝?,“什么『好』不『好』的。不过她最近的确不在状态……”话说到这里,我也就把苏菲最近的不佳表现和若梦说了下。

    “唉……看来我猜的八成没错?!比裘渭绦?,“我先和你说说苏菲的经历吧,前阵子我们逛街吃饭时她告诉我的?!?br />
    听着若梦娓娓道来,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苏菲是弃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对于孤儿院的孩子们来说,最理想的归宿就是被善良的家庭收养。为了争取被收养的机会,苏菲从小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如何赢得大人的欢心。终于,通过自己的优异表现,她被一户家境不错的夫妇收养了。正当苏菲以为自己幼年的灰暗生活已经远去时,厄运却悄然降临高三时的一天晚上,她被养父强暴了。绝望中,苏菲咬紧牙关拼命复习准备高考她想走的远远的,她很决绝考不上就去死。所幸命运待她不薄,她考上了千里之外沪城的a大学。从此她自食其力,再也没有过养父母家。苏菲大学时曾谈过一个男友,她真心付出,但后来却发现自己只是“备胎”那男孩儿只是迷恋她的身体。因为性格有些孤僻,再加上大学期间整天忙着打工,苏菲没什么朋友,多亏她现在的老丽莎一边经营公关公司,一边经营那销金窟般的会所在她大学毕业后收留了她……“你知道为什么我和苏菲一见如故吗?”若梦问,没指望我答她就继续说:“我们有个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就是你伊凡。一说起你来,苏菲就变得神采奕奕,滔滔不绝??吹秸庋乃抑挥幸桓龈芯酰耗憔褪撬畹娜?。你还有我,但苏菲她只有你?!?br />
    “另外我们也聊起『交女伴』这个行当。苏菲说,所谓『成功的男人』们大多是色中饿鬼?!荷硖寤磺楸ā灰丫闪苏庑械那惫嬖?,不过她绝不参与这样的交易。我问她为什么。苏菲脱口而出的话竟然是『我不想哪个混蛋四处炫耀说睡过伊凡的女友?!豢醇揖鹊谋砬?,她才连忙补充说『女孩子要珍惜自己的名声』她珍惜你的名声,竟胜过珍惜她自己的?!?br />
    “你刚才说苏菲最近表现不佳,我听出来就是从她被别人追问什么时候和你结婚开始的。女人嘛,谁不想有个好的归宿啊??伤辗扑狼胺讲⒚挥幸桓龉樗拊诘茸潘?,那种哀伤你们男人理解不了?!?br />
    “女人当暗恋心有它属的男人时,多数会想尽办法破坏男人现有的感情,把他抢过来苏菲经常和你在一起,有的是机会,但她并没这么做;但也有很少一部分女人,她们会全心全意地支持和祝福那个男人,把自己的感情埋在心底苏菲就是后者?!蔽冶蝗裘我幌八档难瓶谖扪?,低头不语。

    看我神情黯然,若梦话锋一转,“唉……我本来以为你带我去『菲拉格慕』试鞋买鞋是我你至高无上的太太才能独享的荣耀。没想到啊,苏菲也能享受到同样的待遇。你真是待她不薄啊,嗯……哼,还说你们没什么……”

    “没……没啊,巧,巧?!笨醋湃裘文撬菩λ凄恋谋砬?,我找??请第一?¨有些狼狈。

    也许苏菲在我心中的地位确实和其他女子不同,只是也许……几天后有场午宴,我和苏菲事先就约好在活动现场见。但当天一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

    “伊凡,咳,咳……不好意思……咳,咳,我今天活动来不了?!钡缁袄锏乃辗铺鹄春苄槿?,“昨晚酒喝多了,睡觉着了凉,咳,咳,今天感冒……”

    前一晚我俩和一个私企老吃饭,苏菲帮我挡了不少酒。

    “不要紧,不要紧,你怎么样???”我急切地问。

    “咳,咳,问题不大……我在……医院”她话没说完又是一阵咳嗽。

    “行了,你在哪家医院,我来找你吧?!蔽业目谄蝗葜靡?。

    “恒山……咳,咳”苏菲断断续续地说。

    算了,今天的活动不去了反正是自助餐,少一个人看不出。我朝恒山医院赶去。

    在拥挤的挂号处,我看到了苏菲,一个几乎让我认不出的苏菲她的长发很是凌乱,小脸煞白,黑眼圈很明显,时不时地咳嗽几声,捂着肚子蜷坐在长凳上,瑟瑟发抖中,她那身形看起来好小。

    “伊凡,你……来了……我没事,你不是有活动吗?快去吧”苏菲的话还没说完,我鼻子陡然一酸,竟忍不住搂住了她,“我今天放假,陪你?!蔽乙蛔忠痪涞厮?,“哟,你头好烫?!蔽彝严挛髯吧弦屡谒砩?,然后就是挂号、检验、诊疗……“问题不大,受凉了,胃肠感冒。输液,很快就能好。另外,人家小姑娘例假刚刚干净,怎么让她喝那么多酒。你这男朋友怎么当的?”女医生边开处方,边埋怨我。

    三瓶输液,要挂四五个钟头。苏菲没吃早饭,看来要在医院吃早午饭了,晚饭也要早点吃。提前安排吧。我打电话给一个熟识的饭店老:“沈老吗?我伊凡啊。今天我有事儿求您,这会儿和晚饭我各订一煲粥。对,现在就要一煲,原料得从您自己家的口粮里出。哈哈,不用很多。午饭要小米粥,我老家产的白小米。里面煮两个鸡蛋,再准备点红糖。晚饭要梗米粥,要现脱粒的新梗米。都是大铁锅柴火上煮。粥菜的话,老娘自己做的香油苤蓝丝和萝卜干就行。好,我到时候去拿。多谢,多谢?!?br />
    苏菲胳膊上血管不明显,输液的针只能扎在她手背的血管上。等我取午饭来时,她刚刚开始输第二瓶。

    盛出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里面洒上红糖,我们所在的输液室一角马上香气四溢白小米是我老家特产,从前的皇室贡品,红糖小米粥加煮鸡蛋是我老家的经典产妇月子餐,补气补血又养人。

    “你手不方便,别动了,我喂你,听话?!蔽宜祷翱谄嫌行┣渴?。

    一口一口地,我小心翼翼地喂着苏菲,她没吃早饭,顺利吃完了一大碗小米粥。等第二瓶液体输完,她烧退了,咳嗽好了不少,脸色也红润起来,我也松了一口气。我俩没怎么说话,苏菲乖乖地任我摆布,一副羞答答的样子。

    输好液我送她家,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她的住处,一室一厅的房子采光良好,格局理,不过客厅有些凌乱,看出房子的人很忙,没太多时间收拾。晚饭后我扶苏菲上床,告诉她我马上走,让她记得按时吃药,好好休息。我看得出苏菲满脸不舍,但她没说什么。

    本来要走,但看着客厅里一片凌乱我实在心里痒痒若梦说我是“洁癖型强迫症”,看到房间乱,非得动手收拾不可。唉,帮她收拾好再走吧。于是我蹑手蹑脚地开始打扫房间?!袄鬯牢伊??!贝蛏ㄍ瓯衔液蟮乖谔锏某ど撤⑸闲?,折腾了一天,躺下来好舒服啊,我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朦胧中我的脸痒痒的,睁眼一看,苏菲正弯着腰笑眯眯地看着我,右手就在我脸上摸着。她好像刚刚淋浴好,脸上已经病容不在,穿一条深酒红色的短睡裙,光着一双白皙修长的腿,赤脚踩在地上。弯腰的姿势让躺着的我一眼就看见她胸前颤巍巍的一双椒乳。我一骨碌就坐起来动作慢的话暴涨的下身肯定会被苏菲发现。

    “哎,你怎么就这么出来了,头发没吹,就不能穿条睡裤嘛,还光脚踩在地上,多凉啊,赶紧房间?!蔽衣裨棺潘?,“不好意思,我睡着了,这就走?!?br />
    此时天已黑透。

    “哈哈,我好多了,自己都没想到好得这么快?!彼辗菩ψ潘?,“而且……我来看『田螺小子』?!?br />
    “什么『田螺小子』?”我不解。

    “童话里不是有个田螺姑娘嘛,趁着青年白天去地里干活,帮她洗衣煮饭。

    我家有『田螺小子』,趁着我睡觉,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嘻嘻?!?br />
    苏菲笑道。

    “切,你还说呢,一个女孩儿,家里这么乱,比我那狗窝还乱?!蔽曳创较嗉?,起身就往门口走。

    “哎,你等下。好人做到底,帮我吹完头发再走,我拿不动吹风机,就在房间里?!彼辗评棺∥?。

    “好吧,那你快进房间吧,别冻着了?!蔽椅弈?,只好脱下刚披上的西装。

    苏菲房间里开了空调,暖洋洋地很舒服,她坐在梳妆镜前,我左手在她头发上轻抚,让湿漉漉的秀发散开,右手拿着吹风机她买的是美发沙龙用的专业型电吹风,的确有些分量调成热风、中档,从头顶开始一路往下吹。我平时常常帮若梦吹头发,动作娴熟。

    “嘻嘻,好舒服啊?!彼辗葡裰槐蝗饲崮油范サ男∶ǘ谎?,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她真好看?!蔽倚哪畈挥梢欢绞奔降亩际蔷拇虬绲乃辗?,很美。但现在看来,不施脂粉的她别有一番风情“天生丽质”这四个字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般。

    “好,『田螺小子』本日全部服务结束,晚安!哦呀斯米那赛一~~~”等苏菲的发丝全部干透,我停下动作,朝她笑笑转身就要走出房间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此时间、如此场景、如此美人……容易出事!快跑!我不是柳下惠,而且我心里也隐约觉得苏菲和其他女子不同。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手臂突然被猛的一拉。始料不及,我脚下拌蒜,身体刚一侧,怀里就跳进来一个火热的身子,力量之大,我直接被推倒在背后的大床上。

    “嘭”的一声,我在床垫上弹了一下,眼冒金星,膝盖关节后面被床沿硌得生疼过神来时,苏菲已经像猫扑老鼠一样骑在我身上只不过“猫”太小,“老鼠”太大??次乙踉?,她伏下身子,胸口的丰盈隔着薄薄的睡衣擦在我的胸前的衬衫上,用她那双摄魂夺魄的美目盯着我的脸。

    我见识过苏菲那双美目的厉害,所以赶紧闭眼,把头扭向一边,深呼吸一下,慢慢开始说话:“苏菲,别开这种玩笑。我们说好的,『我不是嫖客』……”

    “对,我也不是『妓女』我只是个女人,一个爱你的女人?!彼辗平涌诘?,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死死地闭着眼,“你知道……我有若梦……我很爱她……”,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最后四个字我觉得这是助我脱身的最后法宝苏菲一定会死心。

    “我知道……”她幽幽的说,“我没想破坏你们的关系。不过……你也爱我,不是吗?”

    她的话图穷匕见,锋利的刀刃瞬间划开我心中那自欺欺人的甲胄,刀刀见血。

    “我……我”我无比努力地要拼命说出后面两个字“不爱”?!凹佑?,伊凡,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你能说出来”我的理性在心中大声给自己鼓劲??晌业拇讲惶够?,做不出“不爱”的口型,声带也好像哑了,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浑身肌肉开始不听使唤地颤抖,我的眼泪开始迸流,我哭了……原来,我爱苏菲,就如我爱若梦一般。

    她们都是我的天使。若梦是我的守护天使,她总是在我背后默默给我鼓励和支持,用那神圣的光辉复我的累累伤痕,涤荡我满身征尘。而苏菲是我的炽天使,高翔在战场的上空,毫不留情地向我的敌人们掷去雷霆闪电,助我战胜……我在感性的洪流中挣扎,猛地抓住岸边最后一棵理性的树枝:“我……我不能给你一个婚姻,你终将没有归宿?!蔽也蹲潘怠盎橐霾皇俏业墓樗?。你才是?!彼辗普抖そ靥乃?。

    “???你……你肯定知道了……我的过去?!彼辗朴锲蝗槐淞?,“……对不起,伊凡,我没有自知之明,配不上你,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开始嚎啕。

    压在我身上的重量也仿佛一下消失了,我不由睁开眼,下意识地望下苏菲。

    第一次,我看到如此痛哭的人她双手紧紧捂住脸,泪水在指缝间汇成悲痛的小溪,几缕发丝粘在脸上,瘦削的肩膀剧烈地抖动着……“啪”的一声,理性的树枝折断,我已铁了心在感性的洪流中赴死。

    “别胡说,不是这样的!”我一下坐起来,反身把苏菲压在身下,“苏菲,我爱你!”……竟然又是满月,明亮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白纱洒在房间里。床上,一对裸身的男女面对面地拥抱彼此,十指紧扣我正和苏菲同游那欲望的河。

    苏菲脸上的泪水早已被我吻干,她的悲痛已被我的柔情消解,眼角的泪痕也逐渐淡去,一张满是红晕脸娇羞无限。许久未经人事的女孩儿欢爱的动作很是生涩,但那生涩中柔情万种却让我心动不已。我也忘却以往欢爱的经验和技巧,放松身心,伏在她身上,配着她的节奏一纵一送。刚过了一小会儿,苏菲就看着我们紧扣在一起的双手,轻声问我:“你……和若梦姐『好』的时候也这样十指相扣吗?”

    我被她问得有点意外,不过随即笑了,坦然地说,“嗯,是啊。因为我也爱她,就像爱你一样?!彼辗撇缓靡馑嫉匦α?,突然她眸子一亮,眼角又流下清泪那是喜悦的泪一双纤手紧紧抓住我的双手,本来轻轻绕住我腰间的美腿突然加大了力量。婉转呻吟中,她来了。我连忙停止动作,静静地抱住她,用舌尖轻舔她的耳蜗……“嘻嘻,好舒服啊。若梦姐真幸福,能经常这么舒服?!被汗窭吹乃辗朴只指戳送盏慕啃?。

    “去去去,别一口一个『若梦姐』。搞成这样,她知道了不剥了咱俩的皮才怪?!蔽掖蛉に凳祷拔液艿P?,虽然若梦之前和我暗示过可以和苏菲『好』,但那只是说说,口是心非历来是女子天赋的特权想着想着,我作势要退出苏菲的身体。

    “嘿嘿,『咱俩』,我喜欢你的家乡话?!彼辗坪孟癫⒉辉谝?,“哎,别动啊……就这样挺好的。你……不是还没完嘛?!被栋信⒍苁欠诺每?。

    “不会啦,若梦姐很疼我的。再说,我本来也没说抢她老公啊……”苏菲欲言又止,“我……做……做小……小的……”

    “没羞,没羞,没羞……”我笑着刮着苏菲的鼻子逗她:“哪有女孩儿家自己说要做人家小老婆的,不害臊,嘿嘿……”笑归笑,但说实话,苏菲的话我之前倒真的确没想到。根据天朝法律,重婚按刑事罪入罪,处两年或两年以下监禁或拘役……我不由自地忆起大学里上过的《法律常识》课。

    “你混蛋?!彼辗拼笮?,作势要打。突然她咬了咬嘴唇,扶着我的身体开始往后推,我顺着她的推力向旁边缓缓倒去,我俩的下身连在一处……等我躺好,苏菲正好坐在我的腰间,月光下,她柔软的腰肢开始缓缓扭动,那温润而有弹性的一处始终包容着我高涨的欲望。

    我舒服得脊柱发麻,知道自己肯定就要崩溃,我向苏菲投去征询的目光。

    “今天没问题?!彼W叛圩鞒觥皁k”的手势,然后脸上显出妖艳的表情……都说爱情是女子最灵验的春药,此话果然不假。才短短几分钟,她就紧紧按住我的胸肌,又来了,我也控制不住,洋洋洒洒等任欲望迸射……“伊凡,你的……那个……进来时我觉得好温暖,舒服?!彼辗瓶挤⒈怼八蟾醒浴?。

    “得了吧,你身体里都热得发烫,还能感觉到我的暖?”我反讽,估计她又会是一顿粉拳。

    “你不懂,真的很暖。那暖意从小肚子一路往上,到了胸口,再流向四肢骸……”意外地,她很认真的说道。

    她的话让我很是感动其实我懂,因为我也同样感受到了那暖意那是爱的暖意……搂着心满意足的苏菲,我甜甜睡去……八、姐妹·三口之家的日常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房间里满是晨光,窗外已经熙熙攘攘起来,又是晴天。

    起床,我赤脚站在地上,狠狠地伸了个懒腰。房间里仍能闻到一丝丝暧昧的气息。就在这里,就在昨夜,我和苏菲手牵着手,跨越了雷池……“伊凡你醒了?”卧室的门一开,我就看到苏菲灿烂的笑脸,宛若新生。

    “哦……是啊……早上好,苏菲?!蔽乙哺怂桓龃蟠蟮男α?。

    “你先去洗漱吧,我去买早点,去去就?!笨醇页嗦愕纳硖?,苏菲脸上一红就跑出去了。

    苏菲一走,我脸色就黯淡下来。拿起电话,我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还是咬着牙拨通了若梦的号码我和若梦之间没有任何秘密。关于昨晚,我也必须实话实说。

    “哎呀,亲爱的,我刚刚还在想你呢,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对了,我家对面……”电话刚一接通,话筒里就传来若梦朝气蓬勃的声音。

    我的心猛地一沉。定了定神,我还是说话了:“若梦,对不起。我……我……我昨晚在苏菲家过夜了?!啊澳恪比裘蔚幕渡τ锼布浔挥采亟囟?,然后便是沉默。

    “这周末你什么时候有空,你、我和苏菲,我们见一面?!蔽医幼盼?。

    “……星期六,上午十点,我家?!币蛔忠痪涞厮低?,若梦就挂了电话。

    刚放下电话,苏菲就来了。热乎乎的生煎和小馄饨地道的沪城早餐搭配有说有笑地我们吃完早饭。等苏菲送我到门口时,我才告诉她已经和若梦约好周六见面的事??醋潘辗频耐吩嚼丛降?,我强打精神笑着宽慰她说:“别太担心了,我会有办法的。若梦又那么疼你,整天『小菲』、『小菲』叫着?!?br />
    但说实话,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我不知道若梦会如何反应。虽然她此前提过她不介意我和苏菲“好”但什么叫“好”呢?是一晌贪欢地“好”呢?

    还是天长地久的“好”呢?更或者若梦只是感慨于苏菲的际遇,嘴上说说罢了哪有女人愿意分享自己的爱人呢?

    从苏菲家出来我就打电话给我手下的经理杰森,说我这两天忙,本周就不来公司了,有事发邮件打电话。

    我需要时间,好好想想。在自己的住处,我一杯又一杯地喝着浓茶,把所有的人和事想了一遍又一遍。到了第二天下午,我拿定了意。连续打了几个电话、跑了几个地方,做了一些安排。

    周六,上午十点,若梦、我和苏菲三个人在若梦家见面了。若梦很平静,但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我先开口了:“那晚在苏菲家,我没把持住。若梦,对不起?!?br />
    “不是这样的,若梦,不怪伊凡,是我……”苏菲急着插话道。

    “我有话先问伊凡,然后才是你,苏菲?!彼祷笆?,若梦始终盯着我的眼睛,“伊凡,事到如今,你有什么想法?”

    深深地吸了口气,我缓缓说道:“若梦,苏菲,我能一路走到今天,你们功不可没。有你们俩在我身边,我才是伊凡;没有你们俩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是?!?br />
    我继续,“所以,我不愿在你们俩当中作出选择。我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惊人的财富,但我有一腔热血和一片真心。如蒙不弃,我希望,你们俩都能永远陪在我身边。为了你们,我定当全力以赴?!?br />
    “当然,以上都是我的想法,最终决定权在你们手中。在过去几天里,我已经把我名下的全部资产变现,包括有价证券和存款,总共两万左右,平均分成两份?!彼底?,我拿出两个存折放在桌上,“如果你们俩中有谁选择离开,就两份全带走;如果你们俩都离我而去,那就先一人一份。我已经找律师谈过了,可以签额外的赔偿协议,用我未来的收入再分期向你俩各付一万。我知道金钱无法弥补情感上的伤害,但这些钱是我的心意,希望你们不要嫌少,收下吧……”

    说到后来,我的嗓音已经哽咽。

    “苏菲,你怎么想?”对我的答,若梦不置可否。

    “若梦,对不起?!绷髯爬?,苏菲低下头去,“那晚,不怪伊凡,是我……是我勾引他的。从小到大经历了那么多,我对爱情本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直到遇到伊凡。我早就知道你们彼此相爱,我也不想破坏你们的感情。如果……如果你们不嫌弃我,我愿意跟着你们到天涯海角……我什么都不要,你们就当是收养了只小猫,行吗?“苏菲说到后来也泣不成声。

    “好,很好,你们很好?!比裘嗡底呕?,就朝着桌上的存折缓缓伸出手来。

    我已沉痛得抬不起头来,抽泣中,我的肩膀不听使唤地抖动着。

    “不要啊,若梦。千万别离开伊凡。你知道,他是爱你的??!”苏菲突然一把抓住了若梦伸出来的手,“我走,现在就走,马上从你们的生活中消失?!彼蛋照酒鹄淳统趴谧呷ァ靶》颇阏咀??!比裘瓮蝗黄鹕砝∷辗?,“我话还没说完呢?!?br />
    扶着苏菲坐下,若梦叹了口气,说道:“我早就料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们俩啊,一直以来都在自欺欺人。伊凡,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不介意你和小菲『好』的嘛。你以为我是随便说说的?小菲,别怪我刚才装出一副『扑克脸』。

    你我一见如故,我真心把你当成我的妹妹。伊凡喜欢你,我知道。但我必须知道他心里到底有没有和你天长地久的打算我怕他一时糊涂误了你啊。我听出来了,伊凡刚才一席话的确真心实意。你以后就放心地跟着我们一起生活吧。

    “看着我和苏菲两个人愣愣的样子,仿佛冰雪消融般,若梦笑了,“好了好了,都别掉眼泪了。以后我们就是『三口之家』啦。古人说『守得初心,方得始终』,只要我们三个人同心协力,没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br />
    若梦的话说到这里,我的视野被喜悦的泪水彻底模糊。老天啊,你待我不薄,我定当厚报……苏菲也扑到若梦怀里痛哭流涕。

    “那你刚才怎么伸手……”我有些不解,问若梦。

    “哼,那是给你的小惩戒你怎么就不和我说一声就把有价证券全都卖了呢?现在行市一般,你亏了不少吧?!比裘涡ψ旁鸸治?,“不过说不定这也是天意?!?br />
    原来若梦她家对面那户人家最近在卖房。那天早上若梦接到我电话时就想建议我把那套房买下来她当时已经料定我和苏菲十有八九会在一起。若梦家的公寓是一梯两户,如果我买下那套房,整层就没有外人了,很适我们这特殊的“三口之家”对于私密性的要求。那套房又是三房一厅,足够我和苏菲两个人住。

    偏偏这番话被“我在苏菲家过夜了”这重磅炸弹般的消息给打断了。

    我和苏菲也同意若梦的想法,马上决定买下那套房子,首付就用我准备好的一个存折付,余额找银行做按揭贷款。

    “喏,小菲,这个给你?!比裘伟蚜硗庖桓龃嬲廴痈辗?,然后提醒道:“既然伊凡都这么大方了,你就收着吧。哼,不能给男人留太多钱……保不准哪天就又冒出来个楚楚可怜的『妹妹』……小菲你知道吗?伊凡他们满洲人,情种最多。后金朝时的有个亲王,为了一个女人,即使权倾天下也不肯篡夺皇位。后来更出了个因为自己女人早逝而出家为僧的皇帝。帝王将相尚且如此,何况伊凡呢?”

    “谢谢若梦姐,那我就不客气啦,伊凡?!彼辗破铺槎?,向我眨眨眼睛。

    于是,我的资产瞬间归零。我苦笑不已但高兴无比若梦和苏菲都愿意留在我身边,这比什么都重要。

    一个多月后,我和苏菲各自退掉了租的房子,搬进了收拾好的新房。于是,若梦、苏菲和我这特殊的“三口之家”开始一起了。苏菲本来坚持让我和若梦住新买的三房两厅,她自己住若梦的二房一厅。但若梦不同意。一是毕竟我和苏菲才是公开的男女朋友,住在一起即使被看到也不会引起怀疑。二是若梦的父母有时候会从离沪城不远的老家来看她,他们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万一哪天突击来访发现自己女儿已经和人同居了,那又是一场风波。最后定下来的方案是:新房子三个房间中我和苏菲一人一个卧室,剩下一个房间做书房我有时候会带些工作家,所以得有个书房。另外,我如果熬夜太晚的话也就在自己的卧室里睡了,这样不会打搅她俩的睡眠。一家三口的公共活动都在新房子,毕竟地方宽敞些。

    如果说驾驭婚姻犹如在刀锋上舞蹈,那么“三口之家”的生活就仿佛在刀尖上舞蹈。关于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我很喜欢借用几何中的三角形做类比我、若梦、苏菲各居一个顶点。如果我对两个女人有亲疏远近之分,两人就会产生竞争,我这个顶点就会在另外两个顶点间摇摆不定,外力一来,这个三角形马上就会被压扁。如果我对两个女人“一碗水端平”但她俩之间关系不好,那就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一夫多妻的婚姻关系中这种情况不少虽然也算稳固,但让我眼看自己爱的两个女人心存隔阂毕竟是人生一大憾事。但如果我们三人都能彼此相亲相爱、相互扶持,那就形成了一个正三角形五心一,牢不可破。唯有如此,我们这个三口之家才能真正天长地久??沙て谖帧罢切巍钡男巫床皇芷苹?,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物质上的问题都好说毕竟能拿钱解决的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但情感上的事儿有时候就很微妙了……三个人住在一起之后,我们晚饭就几乎都在家吃了。苏菲下班最早,负责去菜场采购食材,家准备晚饭。若梦要是来得早,也会帮和苏菲做饭。我呢,因为来得最晚,纯粹吃现成的。有天我忙得中饭没吃,晚上下班早,一到家我就放下包就冲向厨房,边跑边大喊:“我饿死了,晚饭吃什么???亲爱的……”

    我以为这么早肯定就苏菲一个在,没想到刚进厨房就看到若梦情急之下,我硬生生地又在“亲爱的”后面,加了¨地第一???一个“们”于是就有了“亲爱的们”。

    “哈哈哈……『亲爱的们』。伊凡,也只有你想得出来,人才啊……”两个女人大笑,我的脸比红布还红。若梦还狠狠瞪了我一眼……咦,我心里怎么有不祥的预感&“点&“b点。

    晚饭上桌,若梦做的糖醋排骨,苏菲做的黄焖鸡翅,手艺都很棒。我食指大动,狼吞虎咽起来,两个女人笑眯眯地帮我夹菜一开始倒没什么,但后来我发现问题来了我已经吃饱了,但这俩人夹菜的手不停啊。

    我偷看若梦时,正好和她四目相对?!扒装摹喑缘愣??!比裘未傧恋厮?。我马上就明白了哦,我若梦不在,你就整天“亲爱的”、“亲爱的”

    喊苏菲是吧?得,吃吧,没什么好说的。我打了个饱嗝,开始横扫糖醋排骨。

    “伊凡,我做的鸡翅是不是不和你口味?还剩这么多……”苏菲好像没注意气氛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只是单纯地问我。

    “唔……没有,没有,很好吃啊?!蔽矣指辖粢豢曜蛹衅鹨桓黾Τ帷峁?,我这顿晚饭吃得差点撑死。我在心里打了自己无数个嘴巴真是祸从口出啊?!澳忝敲?,我出去活动活动?!被簧显硕?,我落荒而逃,关门的一刹那,我仿佛听见两个女人在厨房里放声大笑……另外,“三口之家”的生活里有些事儿不好明说比如性事。在我看来,性事是很奇妙的存在,既有“物质上”的享受,又有情感上的交流,处理起来很是微妙。平时,我要是想去若梦那儿过夜,就会和苏菲说晚安苏菲就明白了。

    要是想和苏菲,我看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就会说先去洗澡若梦很快就去了。

    有阵子我特别忙,每天都有不少工作要带家做到深夜,然后自己就睡了。

    有天终于晚上没事,我压抑已久的欲火在体内憋得难受??此辗苹乖谒拇κ帐?,我就凑过去帮忙??次乙涣成?,苏菲脸就红了,小声说:“去去去,今晚去陪若梦姐。你在我这儿都一个礼拜了?!?br />
    “可我……我一个礼拜都是自己睡的啊,每天晚上都在忙啊。最近报告特别多?!蔽倚∩挂榈?。

    “那也不行。若梦又不知道你每天都自己睡的咯?!彼辗撇蝗菸曳直?,马上大声说:“晚安,伊凡。早点休息去吧?!?br />
    我就这样被打发了。

    “哟,今天是怎么啦?”若梦把我让进房间,调侃道:“小夫妻吵架啦?”

    “没,什么『小夫妻』?我前一周太忙,都没来陪我最亲爱的太太?!蔽益移ばα?。

    “呵呵,你不用那么在意啦。我们在一起那么久,都老夫老妻了。你多陪陪小菲,你们刚在一起……”若梦虽然这么说,但我能看出来她很高兴。

    一番云雨过后,若梦笑嘻嘻地躺在怀里,问道:“你和小菲……那晚到底怎么事儿???”

    “什么怎么事儿……还不就『那么事儿』嘛”我连忙搪塞,“哎哟,好疼……”

    “细节,我要知道细节?!比裘魏莺莸嘏ち宋乙话?,“以你那清高的个性,肯定不会动出击,哼,快说……”

    拗不过若梦的追问,我极其粗枝大叶地陈述了下经过。

    “哼,看不出小菲这丫头对付男人还挺有办法的嘛?!比裘魏藓薜厮?,转过脸来瞪着我,“男人都一个德行色狼,你是大色狼?!?br />
    我被若梦那含笑带嗔的眼神勾的不行,忍不住又扑了上去:“大色狼又来了……”

    不再为情所困的我工作起来更加专心致志。两个女人又照顾得好,我在公司每天都神采飞扬。连john都忍不住问我:“伊凡,你也很忙,怎么气色就这么好?”我只是笑笑,其实道理很简单家和万事兴。

    每天晚上九点到十点是我的阅读时间。只要没有工作要忙,我总是坐在沙发上,泡上一杯菊花枸杞茶,翻翻平日里难得有空看的闲书。有天我看山崎丰子的《浮华世家》,正好读到一个情节:万俵家的老爷大介不仅和情人鬼混,还强迫着自己那出身贵族但生性懦弱的太太一起同床?!扒菔?,真是禽兽?!蔽倚闹邪德?。

    “啊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